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特区文学 www.tqwx.cc,花公子以身相许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全身都快冻僵的庆莳,到了黄昏时刻,依然在大栅栏街上晃荡。

    她想要找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可是年关将近,许多商号店铺都开始结帐了,更何况她是个女儿身,谁会用一个是姑娘家的学徒呢?

    她想起她对李兰英喊的话。

    我的心、我的身体,绝对不会给你们这些臭男人!我的人是我自己!

    喊得多顺口呵!可是当她决意当起自己的主人后,她却发现,她根本没有养活自己的能力。

    眼看大街上的人马越来越稀少,官府里的人都出来了,准备关上胡同口的栅栏门。再过一刻,钟鼓楼就要响起声音,开始实施净街了。这一晚,还有以后的每一晚,她要何去何从?可她绝不能回去,回去就会被卖给那个邪佞的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

    庆莳一愣,陷入思考里。她想得很认真,还差点儿被路过的驴车给撞到。

    当她理清了思绪后,表情有点痛苦。可她的脚步还是坚定地朝韩家潭与柏树胡同一带走去。那一带胡同,是当年戏班进京表演时,下榻歇息的地方,久而久之,那儿也就渐渐地形成了风月场。

    她趁着那净街的三百下鼓声响完前,拐进了这条柏树胡同。这一带地方就没有实施严格的禁宵管制,到了夜晚还是华灯灿烂,路人车轿熙来攘往,只是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姑娘家来到这儿,显得很格格不入。许多经过她身边的男人,都会不怀好意地看她一眼,搞得庆莳神经紧张。

    庆莳经过一家戏园,只要站在门口,就可以把里头的戏台看得一清二楚。她好奇地站在入口边角,看到一个武生扮相的戏子,身穿白蟒靠、头戴紫金盔等行头,手上拿着银色长枪、马鞭等道具,站上戏台亮相。庆莳看入神,觉得那戏子的扮相好帅气,好像真是一个可以上战场打胜仗的大将军似的。

    可是台下忽然传来了叫嚣声,要那戏子转个圈。戏子娇笑了一下,依言转圈,像展示商品一般,让戏客把自个儿看个够,可这一声酥麻了男人心的娇笑,却也把将军的英气给打散殆尽。

    接着又有叫嚣声响起,要那戏子下台,侍候她相识的老斗(注三)倒茶、用点心,那戏子也乖乖地照做了。于是,庆莳就呆呆地看着,一个本该精神抖擞上场打仗的大将军,下了戏台给男人们喝茶陪笑。

    庆莳不知道,这是戏园的一个不成文规矩,叫“站条子”让扮好相的戏子站在戏台口,给老斗品头论足一番,算是送给熟客的额外服务。

    “喂!你黏在那儿干啥?”戏园门口前招客的大爷过来赶人了。他粗着声,挥挥手,像赶狗似的。“去!去!快走!走!”

    庆莳哼了一声,闷闷不乐地走开了。

    她来到一处角落,借着远边灯笼的光,将自己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她想,自己这身粗布衣裳,灰土土的落魄模样,进青楼妓院找工作,应该不会被拉去接客吧?

    她什么都能做,家事样样会,很能吃苦,而且也习惯应付刁钻任性的小姐,应该能在这里找个打杂的工作吧?

    她连连地深呼吸,然后拐进小巷子,找到了一家妓院的后门。

    她敲了敲门

    她真后悔自己敲了那扇破门!

    没想到,她找到的是一个“上娼”的四等妓院。

    这种妓院压根儿不需要打杂的丫头,他们根本请不起。他们最需要的是年轻的姑娘——长得平凡、穿得灰上上的也没关系,因为这土娼的大半妓女,本来就是年老色衰,都是靠俗劣脂粉来招揽生意,年轻的姑娘在这儿就像鱼翅一样的珍贵。

    可倔强如庆莳,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踏入火坑?

    那天晚上,她一看情况不对,本想掉头就走。

    却被两个门卫大汉给拦住。

    她反抗过。

    而反抗的下场就是这样——被那凶悍的领家嬷嬷,关在一个不见天日、能冻死人的阁楼里,被饿个三天三夜。

    庆莳捂着脸,紧缩着身子,窝在角落,不敢乱动。一乱动,肚子就会饿,身子就会冷,好像会死掉一样。

    她就要这样不明不白地死掉吗?她要死得这么没分量吗?她的人生为什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在这最脆弱的时刻,她想起了梅岗看她的眼神。

    想着,她的心情就会好一点?这三天,她就是这样熬过的。

    那眼神总是在说,她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人。

    你愿意跟我分享任何东西,这份心意,对我来说很重要。

    庆莳紧闭起眼睛,挣扎着。

    庆莳这名字,绝对是我往后的记忆里,最灿烂的光芒,相信我。

    在这里死掉,谁都不会发现。

    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