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特区文学 www.tqwx.cc,花公子以身相许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一整天,庆莳没有靠近梅岗,梅岗也没有去找她、缠她,只是默默地坐在小竹筏上,任由水波与微风将他带往湖的中心,没有人打扰他的地方。

    而庆莳则坐在垂花门的台阶上,把玩着菊花瓣。

    玩着、弄着,菊花瓣的轮廓都看不清了,整片黄都糊成了一片,她觉得眼睛好酸,忍不住眨了几下,眨着眨着,眼泪就一直掉下来。

    忽然,后头传来了脚步声,庆莳看着地上的影子,是一个男人。

    她以为是梅岗,梅岗来跟她说话了,来跟她妥协了她赶紧擦干眼泪,转回头去,看看他要对她说什么。

    是不是要说,他想通了,他不会回去,他会一直留在这里?

    可是,她失望了,那个人,是桃欢。

    他微笑地看着眼睛红红的庆莳,来到她身边坐下。他说:“难得,我以为大哥不会和你闹别扭的。”

    庆莳低下头,没回话。

    “我得对你说些实话,庆莳姑娘。”桃欢又说。

    庆莳静了会儿,发现桃欢在等自己回应,她才应了声:“你说啊。”

    “大哥是华廷中伟大的护国侯,是华帝的左右手。在华帝的臣子中,很少人能拥有这么珍稀的千年真气。”桃欢看着庆莳,呵笑着说:“没错,就是你吃下的那些真气,吃得不少。”

    庆莳脸色很差,赌气地别开头。

    桃欢继续说:“要不是那次的意外,大哥会继续当他伟大的护国侯,保护华境内一切生灵的安危。”

    庆莳冷冷地问:“什么意外?”

    “我们华境内的生灵,最怕杂黄鬼的侵入,那是我们的敌人,只要那东西一侵入境内,就像你们冬天的霜害突然来到一样。”桃欢摘了一朵菊花,轻轻地吹了一口气,那朵菊花就整个枯黄、衰萎了下去,甚至传来了腐臭,他笑。“就像这样。”

    庆莳嫌恶地看着桃欢。

    “我只是做个示范罢了。”桃欢耸耸肩。“这就是荒界的杂黄鬼,很恐怖的威力,而应该遏止这一切入侵的伟大护国侯,却没能阻止这一切。”

    庆莳皱眉,像在问为什么,她相信梅岗,一旦认定要做好的事就不会马虎,不可能让这么恐怖的事,在自己最爱的家乡发生。

    “听说是贪食了石榴。”

    “石榴?”庆莳不解,她听人谈过这种南方水果,吃起来甜甜的,很好吃,也因为多子,所以人们就给了它一个吉祥的象征。

    “对我们花妖来说,石榴是能引发情|yu的东西,它的多子可以为我们催生出后代,但即使是平凡的花妖,也只能在特定的日子食用,否则就是犯了贪欲罪,那更别说是像大哥这样,担了重责大任的人,罪过有多么深重,他却在职守当天吃了这种东西,就像头发情的野兽,把力量都花在不该浪费的事上”

    “不可能!”庆莳打断他:“梅岗是很正直、很认真的人,他才不会!”

    “让你对大哥印象破灭,我很抱歉。”桃欢说得毫不在乎:“但当时的事实就是如此。”

    “你是他弟弟,你应该知道你哥哥的为人吧!”

    “但事情还是发生了,他的怠忽职守,让成批杂黄鬼越过荒界,入侵华境,造成大片生灵的死伤,所谓的死伤,就是你刚刚看到的”他无所谓地指着那腐烂的菊花说:“那菊花的下场。”

    庆莳觉得全身发寒。“所以,他就被逐出故乡了?”

    “没错,带着一身重伤,被下了流放令,逐出了华境。”

    “他也受伤了?”

    “一半的身体都被杂黄鬼给弄枯了。”

    提到这种歹事,桃欢还能笑,庆莳觉得不可思议。

    “而庆莳姑娘就在这时出现了,在他最落魄、最无力的时候。”桃欢看到庆莳不悦的表情,竟呵笑了几声,更开心地说:“他对你自然会有不同的感情,因为那时候只有你,愿意理睬他,说难听点,理睬因为愚蠢与贪念而犯不大错的他。”

    庆莳很想骂人,她不能容许桃欢这样评论梅岗,但是,知道更多实情与梅岗过去的人,也的确是他,或许他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于是她咬牙问:“你想说什么?”

    桃欢又摘了一朵菊花,放在掌上把玩着。“你知道他昨天为什么那么生气吗?因为他是想回去的,可是他不敢当着你的面说,只能用生气,来遮藏自己真正的想法。”

    庆莳脸色惨白。“他想回去,我知道。”她逞强地说:“我知道啊!”梅岗那个性就是这样,总是为别人着想,想着想着,就违背了自己,辜负了自己,最后只能苦了自己,这些她都知道、都知道,用不着桃欢提醒。

    “可是他认不清对你的感情,无法走开。”桃欢拔了片菊花瓣,放在嘴里嚼。

    “既然他认不清,那就由庆莳姑娘来认清。”

    庆莳再也受不了了,她站起来,吼桃欢:“你到底想说什么?说了那么多,毁谤了梅岗那么多,你到底要说什么?”

    但桃欢还是笑得很自在,他又吃了一片菊花瓣“我只是想说,如果大哥不回去,一直耗在人间,迟早会精疲力竭而亡。”他欣赏着庆莳的表情,说:“庆莳姑娘是个凡人,所以看不到,但大哥的真气,足足消耗掉了一半,只因为——他一直待在庆莳姑娘的身边。”

    庆莳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衣摆,全身发着抖。

    “我们想请庆莳姑娘,先放开你的手。”桃欢说:“这样大哥便能因这次华帝的特赦,得救了,庆莳姑娘也希望如此吧?”

    庆莳痛苦地吞咽着口水,赶紧说:“那那、那我现在就去跟梅岗说,我愿意跟他回去,我去求牡丹,请牡丹帮我忙”

    没想到,桃欢竟用大笑来回应庆莳的哀求。

    “其实,我们也不能带你回去。”桃欢努力止着笑。“你这种凡人的浊气,会污染华境,对他的爱,会玷污他的身份,他甚至会被降罪,凡人不可能进入华境,更不容许相恋,大哥流放在外头十年,想家想糊涂了,牡丹也是因为思念大哥,思念得傻了。”

    “所以所以”庆莳嘴唇发抖,快要哭出来了。

    桃欢笑得眼睛弯弯。“就看庆莳姑娘如何明智地选择了。”

    庆莳赶紧捂着嘴,转身逃出了这里,她不想在外人面前哭,那多丢脸!可是、可是她再也忍不住了。

    她即将失去梅岗了,她刚变得彩色的世界,没有梅岗了,梅岗要离开她了——

    逃到了大街上,庆莳像个无助的孩子,仰天嚎啕大哭。

    路人好奇甚至嫌恶地看着她,像看疯子似的,但她都不管了、不管了

    桃欢听到有人走出垂花门,他悠哉地转回身看,好心情地唤道:“大哥。”

    梅岗的脸色还是很硬。他问:“庆莳呢?”

    桃欢摇摇头。“不知道,我一个人在这儿赏菊赏很久了。”

    “我听到她在哭。”梅岗说。

    桃欢哼一声。“我倒是一直都听到牡丹在哭。”

    悔岗不理会他的挑衅。“你们何时走?”

    “这旬月十五。”桃欢站了起来,与梅岗平视。“我们会去那天坛,月亮会在园丘(注八)上形成蚀洞。”

    “好。”梅岗闷闷地答。离十五,只剩几天了。

    “要劝庆莳姑娘,可得再加把劲。”桃欢拍拍大哥的肩,笑了几声。

    梅岗看着桃欢的笑容好久,像是想看透这笑容真正的含意,做兄弟做了好几百年,他从看不透桃欢的心思。

    而桃欢的笑意更深,并当着梅岗的面,张开嘴,把他手上的菊花给吃了进去。

    他看着惊讶、甚至有点火气的梅岗,说:“真好吃。”

    他当然知道,这片菊花,是梅岗种给庆莳、讨庆莳欢心的,就因为这样,所以才觉得特别好吃

    庆莳在击鼓禁宵前就回到家了,但是直到夜晚,梅岗才等到她回房。

    一直待在厢房里等她的梅岗,一看到庆莳回来,就问:“你去哪里了?”因为担心、焦急,他的声音有些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