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特区文学 www.tqwx.cc,独倾君心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都统府。

    “受了风寒,就要好好照顾自己。”

    “没想到,我还有被小妹教训的一天。”

    拈心为她盖好棉被,抱怨道:“姐姐不该穿得这么单薄去佛堂。况且了,府里没有人管,姐夫也会担心。”

    “这几天,他忙得紧,哪里还有空管得了府中的事。”

    “姐夫忙,你也不能疏于照顾自己啊。”拈心收着葯碗,咕哝道。

    “姐姐只是想要为你祈福”

    “我知道。”所以才微恼自己的没用。“拈心现在很好,不需要再多的福分了。”

    不不,不是单就一个句心斗角就能让他产生那样的表情,可是却不知如何跟姐姐解释,有时候觉得站在那里的胤玄,就像是一具尸体,没有表情,却让她感到十足的哀伤。

    好几回,她吓了一跳,以为他也要变成停尸房的尸体,赶紧跟他说话,拉回他的心神。如果把这一切照实说了,姐姐一定会笑她傻气的。

    活着就是活着,死了就是死了,哪有什么活着的死人?她以前也是这样认为,但自从他走进她的天地里,总觉得以前认为没有什么的人事物突然染了颜色,分出不同的色彩。

    是心疼吗?“有时候,确实会的。”她承认道。

    “终于也有男人会让你心疼了。”

    这句话在姐姐嘴里说来有几分暧味,她似懂非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脸红。半垂着眼,小声问道:“姐,你跟姐夫是不是有亲嘴过?”

    “亲嘴?你你跟他”

    “他说,因为是心爱的人,所以所以是理所当然的,我我没遇过这种事,也没有听姐姐提起过,我疑惑,所以”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忽然听见帐内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似是激动,又像感慨。

    “我真怕你就像不沾凡尘情爱的痴儿,这一生无牵无挂地来,又无牵无挂地走。现在姐姐总算放心了,上苍垂怜,终究在你心中放进红尘的种子。拈心,你听我说,你们若是心爱对方,想碰触对方是无可厚非的。”

    心爱对方?“我我我不知道”

    “没关系,你还小,很多事情慢慢来。”

    “我不小,都要十九了。”她抗议。

    “也对,没多久就是你生辰了。十九了啊你名里带心,我名里带喜,从小我就一直认为这个喜字是为你的,所带来的喜都会是你的,咳咳”“姐姐!”拈心忆起她尚在病中,连忙放下床幔“别再说话了,等你好了,咱们再聊。”扶着她躺下后,拈心马上端起葯碗,小声往外走。

    “拈心”

    “嗯?”

    “是该出嫁的年纪了,就算是郡王也无所谓,只要他真心待你,你又喜欢他喜欢到不计较名分,姐姐绝不会反对的。”出嫁?连想都没想过呢。端着空的葯碗走出房外。六月天,阳光物别毒辣,她半眯住眼,沿住小路往厨房走。

    “今年特别热啊。”

    路经姐夫的书斋时,听见下人在说话。

    今年确实异样的热,有好几次在停尸房内闻到淡淡的腐臭味,以往几年没有感觉,今年竟让她有欲呕之感。

    “记得要让书斋透风啊,免得老爷闷坏了。”

    拈心停下脚步,悄悄地从拱门往内偷瞧,瞧见几名丫头抱着薄被出来,再换新的进去。她几乎没有来过书斋,也不知姐夫竟然忙成这样,连晚上都要睡在这里。

    “老爷早就闷坏啦。”有下人暧味说道。

    “咛,别乱说,要让夫人听见,不把你扫出门去。”

    “夫人病着呢,拈心小姐正在顾住她,谁会听见咱们的话?再说就算咱们说了什么不是,拈心小姐她也听不懂。”

    “你这小子,别让老爷知道你骂她白痴,他可会震怒的。”

    “是啊是啊,若不是拈心小姐是个那个那个,我也要以为老爷对她有意呢。”

    拈心的眉头观乎打起结来了,小嘴紧紧抿着。

    “原本以为老爷是真忙,忙到夜宿书斋,可是哪有人一睡在书斋就睡了两年多?他与夫人一个月说不到几句话,在外头名声又极好,没听过他押妓或者看中哪家闺女纳作偏房,你们不觉得挺巧吗?两年多前正好是拈心小姐搬进来的时候。”

    有丫头拿出换洗衣物,随口应道:“要我说,我认为老爷不是看中拈心小姐,而是他怕跟夫人在一块会生下有问题的子嗣,对不起祖宗。”

    拈心已经没有再细听了,双拳握得死紧,视而不见地往院外走去。

    “我我不知道”

    红云浮上她的粉颊,这一次不是因为羞涩,而是气忿自己。

    她从来不知道姐姐与姐夫的情况或者该说,以前她的天地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从来没有在意过这种事情。

    难怪方才她问姐姐心爱的人是不是姐夫,姐姐并没有正面回应。

    当年姐姐婚嫁,她没有回去庆贺,只是藉由书信知道姐姐有意嫁给姐夫她努力地想,那一封信里似乎从头到尾没有热情。

    没有没有像胤玄对她的热情一样。有时候胤玄跟她说话时,她会不由自主地退开一步,因为他双眸里深藏着炽热的感情,却又强抑下来,像一簇小火焰,不停在眼瞳深处闪烁,让她手足无措。

    原来那就是热情。

    那么姐姐为什么会嫁给姐夫呢?

    如果是心爱的人,为什么能忍受姐夫这样待她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让她的身子震惊得摇摇欲坠。

    姐姐最心爱的人是她,嫁给姐夫,是为了她吗?为了给她更好的环境?

    以前,姐姐的性子开朗又精打细算,后来成为人妇之后,敛起泼辣,变得沉稳许多,这都是为让她能待在都统府里衣食无缺吗?

    “这这种喜我我不要!”她结巴又恼道,忆起姐夫因怕有问题的子嗣而排斥姐姐,一时之间无法再待在这个都统府里。

    后门在望,守门的家仆不知到哪躲太阳了。她跑向后门,拉开门闩,直觉往外头冲

    不冲还好,一冲,撞上一具可怕的肉墙,狠狠地撞痛了她的脸。

    “哎呀!我不请自来,你不请撞来,撞坏了你闻尸的小鼻,我可没法向金大夫交代”话尾消失了,胤玄微微眯起眼,举起手拭去她满脸的泪痕。“你怎么哭了?”可怜又自讨苦吃的博尔济肯定不在府里,会是谁招惹她的?

    “我我没有哭!”她沙哑地说道。声量压得极低,仿佛怕一大声,就忍不住哭出来声。双肩微微颤动,双拳紧握,强压抑住浑身的抽搐。

    “是啊,你没有哭。”他嘴里说道,捧起她的双拳用力扳开,紧紧握住她的手。“你要去哪?瞧你匆忙的,连荷袋也没带在身上。”

    “我”她垂下脸,抿着唇小声说:“我我不知道。”

    “那,就陪着我吧。”他笑道:“咱们心有灵犀一点通呢,我特来邀你出游。瞧,马车就在那里等住呢,”

    她微微抬眼,顺着他的扇尾瞧去,一辆朴实简单又小巧的马车就停在树后头。

    都统府的前门与后门相差甚远,几乎要绕半个大圆,一个堂堂的多罗郡王走没有人守的后门有什么目的?

    他读出她的思绪,笑道:“哎,你一思考就让我头痛。以前多好,我说月儿在白日出来,你也只会点头。好吧,我是想从后门溜进去找你。”

    不等她疑惑,他只手就扛起了她弱小的身子,她吓了一大跳,剧烈地摇晃一下,连忙紧搂着他的颈子,下一刻,便双双倒卧在马车里头。

    胤玄向车夫说了一个地方,随即拉下与车夫之间的木板,让马车的内部变成密闭空间。

    “你这傻丫头,难道不知道掉眼泪会让我心疼吗?”他叹了口气,轻轻倾前吻住她的泪。

    “你”他的舌头不规矩地在她脸上滑动,她退缩了下,道:“你今天又像个少年了。”

    “因为今天我是胤玄啊。”

    她皱起眉头,轻声说道:“你本来就是胤玄。有时候,你说的话我真不懂。”

    他一笑,让她躺进自己的怀里。“我宁愿你永远都不要懂。”他俯下头,吻着她另一颊的湿泪。

    她推开他的俊脸,又恼又羞道:“别老舔我的脸!”

    “没法子啊,谁教我见不得你掉泪呢?只好想尽办法舔于你的脸。”他正经说道。

    原本略白的脸色微微通红,忆起姐姐说她会心疼胤玄的话。一想起姐姐,眼眶又红了起来。

    胤玄的声调微微沉下,问她:“是不是在都统府里出了什么事?”

    “没”怎能告诉他姐姐与姐夫之间的家务事呢?可是她垂眸,慑懦问道:“你你见多识广,倘若倘若一个家子里有问题的白痴儿那生出来的孩子也是白痴的机会多大?”

    “你不是白痴儿!”他厉声说道。见她受到惊吓,马上放柔声音,但极有说服力地又道:“你会看会听会写会思考,思绪也条理分明,根本不是白痴儿。”只是有时思考上会往旁人难以理解的洞处去。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她不太相信的神色,故意打趣道:“我没料到你这么早就在想了。”

    这么早?“不明白。”

    他咧嘴笑道:“我是说,这么早就在想咱们的下一代了。这点你可以放心,我不在乎女儿像你”“你、你”她打断他的话,胀红脸道:“你在胡扯什么!我是说姐姐”连忙捣住嘴。

    “原来是你姐姐有事。怎么?她有孕在身了吗?”

    她紧紧闭着嘴。

    他微笑,指尖滑过她的唇形,俯下脸,直到鼻乡到她。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