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特区文学 www.tqwx.cc,独倾君心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大隋

    什么叫命运?天命难改,那么预知何用?芸娘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她不肯逃,他只有留下来。留下来做什么?

    无数的夜里充满悔恨,只能任由那些梦—一灵验。就算将她绑走,也胜过留她下来。他不怕她恨他,只怕她死啊。

    但始终没有掳她逃走,因为太了解她会想尽办法再回来。

    无法改变命运,那么,让他拥有预知的能力又有什么用处?

    阴煌子惨白着脸,跄跌地走进庭院。院内依稀是去年他第一次瞧见天仙般的护国天女的模样。

    木柴散落地上,斧头搁在一旁,他的好朋友他自认为的好朋友独孤玄半垂住黑眸,坐在阶梯上,像在沉思某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他注意到独孤玄今天换上了白衫,看起来斯文又干净。如果他记得没错,他这个好朋友因为天女虚弱的体质,而不愿意穿黑穿白讨晦气。

    他清了清喉咙,张嘴试了好几回,才从喉中挤出话来

    “天女她她走了。”一夜的呕血挣扎,终究是走了。

    独孤玄连动也没动一下,坐姿依然没有变化。阴煌子担忧地上前

    “独孤兄,你不要太伤心。是人,终究得走到尽头的,天女她只是早走了一些年而已。”他柔声说道。

    死皮赖脸相处这一年来,他不会看不出这个兄弟心中的情意。

    只是天女并非凡人,上天该收她的时候,谁也留不住。所以就连去年他见到天女的刹那动了心,也在最短的时间拉回自己的理智。

    天女,是谁都碰不得的。现在,死者已矣,他只关心从此心无所依的独孤玄。

    “等办完了天女的丧事,不如不如你随我云游四海,四处散心,过几年再回来吧,”阴煌子自始至终都像在自言自语,但他一点也不在意。

    以往不觉得,此时此刻竟感到庭院阴冷得吓人。是因为天女不在了吗?老实说,他阴煌子从未爱过人,不知道爱人有多苦,他只知自己的天地里只有书,只想要将大隋天女的传奇流传百世。书未完,人已死,心里虽有懊恼,却更担心他这个闷到极点的兄弟。

    他又安慰了好几句,直到辞穷了、嘴干了、舌快抽搐了,仍不见独孤玄反应一下。若不是他眼神清明,几乎要以为他已经发狂了。

    夕阳西沉,微光钻进黑暗之中,庭院昏暗得没有点起油灯来。一阵冷风袭来,让阴煌子打了个哆嗦,眼角终于瞥到他有动静了。

    “天黑了吗?”独孤玄格外清醒,望着四周的天色。

    “是是啊。”他大感有异。“你你是否要去见天女遗容最后一面?”他试探地问。

    他微偏着头沉思了下。“是啊,我是该见她最后一面。”他反身走进自己屋内,在阴煌子还来不及惊讶的情况下又走出来,身上配住他护身的长剑。

    “你先回去吧。”

    “不不不!”太怪异了,阴煌子警觉地说道:“我陪你一块去。”

    独孤玄微微一笑,没有反对地往湖面楼阁走去。

    沿途是哀泣的家仆、丫环。天女之死尚未传遍朝野,所以来祭拜的人极少,尤其人了夜,愈近楼阁,几乎没有人烟。

    也许是王辅贤想让女儿死后的几个时辰之内,安静地归天,便摒除了下人。

    湖面起了薄薄的雾,寒气十足的逼人,阴煌子在几乎瞧不仔细独孤玄的面容之下,听见他说道:“以前,我的天地里只有芸娘,但在过去一年里,你让我了解到同性之间的兄弟情。”

    阴煌子微微胀红脸,不好意思地说道:“那是我们有缘。”是真的有缘,第一次从书里抬起眼睛去注意人,天女是第一个,而独孤玄则为其二。

    只是从来没有听过独孤玄好声好气地对他言语,一时之间微感不对劲。

    还没有摸清楚不对劲的地方究竟在哪里,就见独孤玄斥退最后一个丫环,走进楼阁之间。

    绑内的花园里有一具上等棺木。棺未封,女人的尸体躺在棺中,他的表情没有变,转身向阴煌子说道:“阴煌子,你可以走了。”

    “那么,你呢?”

    “我?”他的神智短暂地闪了一下,露出笑容道:“我留在这里。”

    阴煌子的头皮发麻了,心在狂跳。没有见过这个性子阴沉的兄弟这种笑法过,尤其现在是在死去的天女前啊。

    “我我”

    回去吧。你还有大好前程在等你呢。”

    是该回去,不回去,他的下场必定会很凄惨;不用预知能力,他自己也能隐约感觉到。他的双眼直视独孤玄,曾经听过旁人说这兄弟没有爹,家中只有娘,十三岁便被卖到太史府里

    “我”阴煌子咽了咽口水,不由自主地说道:“我留下,陪你。”

    独孤玄望着他的眼神一时迷惑了,随即又打起精神,笑道:“随你吧。”他走向棺木前,子芸娘依然雪白的脸庞。

    看起来就像睡住了一样。

    他伸出手,终于得偿所愿摸着她的眉、她合着的眼、她的鼻、她的唇。

    “有人近身棺木过了”他喃喃自语,看着她眉间的朱砂痣。

    阴煌子微感惊讶,但仍答道:“之前我听下头的人说王大人带勇太子过来”

    “不止”独孤玄微笑道:“他以为让她下一世坠进凡尘,就不必再受今生之苦。”隐进朱砂痣的血不止一个人。“好个字文龙,你也滴血了吗?”

    他脑中的影像倒回,陆续看见字文龙、杨勇及杨广滴血在她的灵穴上。

    他们三个人都想像他一样索讨她的来世吗?人只有一个,四个男人,谁能追到来世得到她?

    长剑出鞘,听见有人倒抽口气;他抬起眼来,看见阴煌子盯着他,他忽露迷惑,道:“你还不走?”

    “我我怎能走!独孤兄,你究竟要干什么?”

    独孤玄己没在听他的话了,剑锋划过手腕,一道血水马上滑落,滴到芸娘眉间的朱砂痣,迅速隐去。

    “以吾之血,立下毒咒;以吾之命,换与天女王芸娘共处一世。”他说道。

    “独孤兄,你在做什么?天女已死,要如何共处一世?”

    “来世。”独孤玄说完,剑尖又快又狠地续划手腕,几可见骨!

    阴煌子骇极,一时腿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自己划成满身伤痕,每道伤日皆足以致命。

    “不独孤兄你何必你何必自尽?天下还有很多很多值得你留恋的地方啊!”独孤玄看他的眼神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仿佛在说他已不再留恋世间。

    “我以吾之血,立下毒咒,愿以生生世世遭焚烧之苦,愿以生生世世承受天女王芸娘之业障,愿在轮落之间蒙受火烧水浸之苦,只求来世与天女王芸娘相遇。”他的血滴答滴答地流着,很快蔓延到阴煌子的脚边。

    阴煌子吓得无法思考,见他点起火炬,终于挤出话来

    “你这是于什么?你以为你下毒誓,就能如你所愿吗?你这个傻子!你只是个人而已,就算你流血流尽了,上天还是不会听见你的话”他的话更然而止,因为瞧见独孤玄扯下他缚在额间的头巾。

    从来没有见过他拿下头巾的时候,现在才知道原因。

    他傻傻地望着独孤玄眉间的朱砂痣,缓缓回头再看王芸娘这一年来越发鲜红的红痣。

    “上天会听见我的话,因为这是我下的毒咒。”独孤玄轻讥道:“也只有这个时候,上天才会听见我的祈求,当我献上我的血肉时。”

    “原来”难怪难怪从来没有听过独孤玄向天女诉过衷情,原以为是他知天女不懂情爱,现在才知道他惮走有血缘之人,愈看愈有几分相像

    “我的天啊!”既然如此,那除了死去的护国天女外,还有一个有神眼的天人了?“你不能死啊!大隋的国运还要靠你去撑啊”“为什么?”独孤玄的笑容没了,自言自语说道:“为什么?凭什么我得去撑一个即将结束的王朝?王芸娘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我该死的神眼最后看到了什么?看到来世我与她永远无法交集,只因在同一个年代里不需要两个天人!我不知这一世是哪里出了差错,也许是因为我的出生,才让她得多余而体弱多病,如风中残烛,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他血流过多,导致他极度昏眩,他勉强保持平衡,嘶哑说道:“既然是上天出的错,那么现在就该听我所言,允我所咒,我将我的命、我的血、我的骨送还天界,我的尸灰将与此地共存,堕进湖水之中,我愿在地府受尽火焚、水淹之苦,我只索一项:来世与天女王芸娘相遇!”

    阴煌子傻了眼,想要救他,却心知救他也已是枉然。

    他的心已死,即使留下命,仍旧留不住他的魂魄。

    脸上为,原来是泪。现在才发现自己真当他是亲兄弟一般的看待。

    “你为什么不立个毒咒,祈求来世你们共偕白首?”他沙哑道。

    独孤玄淡淡地笑。“因为我的血肉只值这样。”停顿了一会儿,又道:“你快走吧,我要放火了,”

    “放放火?”

    “我怕死后,有人再动手脚。”他的脸更显怨恨。“我更伯世人不让她安息。大隋国运岂是一女所能只手撑起?他们要延续国命得靠他们自己,不关她的事。”

    “人死须人土为安,王大人不会容许他人来打搅天女”

    “他也只有一个人,抵得往天下千千万万愚昧的人们吗?”他厉声说道:“你再不走,我也不顾你了!”

    阴煌子迟疑了下,独孤玄当真不再理他,将火把丢进草丛里,像他的血一般迅速烧起。

    “什么神眼?什么天人?我这一生可从没为过一个人付出无私的大爱,唯一想要救的,却救不活,那还需要什么神眼?”他忿怨道,长剑一句,倒回划过他的朱砂痣。

    阴煌子倒抽口气!

    独孤玄目光灼灼地子她的尸首,在他死前的最后一眼也只有她。

    “我愿来世你是个痴愚的人也罢,就是不要再当个无情无爱的天女;我愿来世当个以笑度日的快乐男子,不要再像我一般来世,我呵护你、怜惜你,好不好?”他轻声说道。

    火舌钻上他的衣角,马上燃上身。

    阴煌子大叫一声,想要冲上前扑火,却已是不及。独孤玄在火中气绝身亡,如他起誓,从这一世开始遭受火焚之苦。

    火舌窜来,爬上棺木。他再不走,也会烧死在这里。阴煌子依依不舍地再瞧一眼,马上拔腿就跑;跑了几步,又冲回来,在火还没烧进王芸娘的尸首前,向她再膜拜。

    “小人阴煌子,无心冒犯,只盼能在往后岁月时以天女随身饰物供小人祭拜。”他站起,看见她手指上套住玉石做的指环,他拿下,原要揣在怀里,但怕弄丢,改套在尾指上,马上奔出楼阁。远远地,就见到太史府里的家仆们跑过来。

    他吓了一跳,暗叫不妙,从反方向逃离。

    “是小姐的贵客!难道是他放的火?”有人尖叫:“来人啊,快抓住他!快灭火救小姐尸首啊!”哎呀!他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遇见独孤玄这个浑帐不不!他也算天人,怎敢冒犯?

    再者阴煌子边逃边泪洒太史府,忆起过往总总,心里总是不忍这个兄弟就这样气绝身亡了。

    值得吗?值得吗?不停地问。他一向贪恋书中物,独孤玄的情感他真的没有办法理解,只知道只知道

    逃出了太史府,见到杨广的侍卫军正要进太史府查大火来源,府里的仆人匆匆忙忙跑出来,指着他尚沾着火星的背影,叫道:“就是他!他方才进了小姐的楼阁”

    小厮的指控还没有机会说完,就听见侍卫军下达命令

    “晋王爷有令,阴煌子试图烧毁护国天女尸首,立捕!”

    阴煌子双足不停地奔进小巷,后头的士兵在追,或者已经追上、或者已经被砍中,他都毫无知觉了,只知道用这双不曾努力过的双腿卖命地向前跑。

    心里也明白就算现在停下来解释,也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