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特区文学 www.tqwx.cc,独倾君心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门槛前站着翠绿衣服的少女,是服侍拈喜的丫头如儿。全本小说网

    胤玄暗松了口气,博尔济则几乎虚脱得要昏过去了。

    “茶…”

    “没个大小,见了八贝勒与郡王,还不下跪!”他斥道。

    如儿马上捧着托盘在门槛前跪下磕头。

    “起来吧。”胤玄力持声音平稳。“一个丫头没见过皇亲贵族是应该,把茶放下就出去。”

    “是…”如儿发抖地走进来,将托盘放在桌前,眼睛不停地瞄住自己的主子下跪于人,“夫人说…说她大病中,无法陪老爷见客,请来客见谅…”

    “这里也有你这贱民说话的份儿吗?”八贝勒恼说。

    胤玄马上道:“八阿哥,先别动怒。丫头,你说昨晚博尔济在哪儿?”

    “老爷…老爷…”如儿跟著跪下,颤声说道:“老爷昨晚一直待在书斋里,不停地喝酒。夫人与小姐劝他,他也不理…”

    “小姐?”八贝勒起疑道:“你家老爷有姊妹?”

    “不不!是夫人的妹妹跟著过来,她…她脑子有问题!”如儿脱口道,换来博尔济的瞪视。

    “哦?你是说愚蠢的白痴?”

    “是啊,连夫人也受不了!出外都要人照顾,昨天晚上,夫人劝老爷不要再喝,原以为小姐在旁应该没事,一回头见小姐也喝醉了,让夫人好生恼着,要奴婢背着小姐回房,夫人一早病情又加重,所以…”她叹了口气。

    胤玄隐藏他的微笑。能照顾得了拈心这么多年而一直未出问题,俞拈喜确实是个聪明人,聪明到他还是不想要去见她、猜测她的前世。

    他望进博尔济的眼里,告诉他就算没有爱情,俞拈喜也当真适合当一个都统之妻。

    博尔济别开眼,微恼,但也松了口气。想必是拈心跑到拈喜那里,而拈喜要她手下最聪慧的一个丫头来演一场戏,保他三人。

    “白痴吗?本工可没见过呢。”八贝勒语出惊人的:“不知怎么的,本王真想见见她,去将她带来…”

    胤玄顿觉袍内背脊湿透,开口道:“八阿哥,您要见,可别将我算在内。我是不见白痴儿的,要是传染给我,我可对不起阿玛跟额娘。”

    胤稷奇异地瞪著他。“你这什么话,可没听过白痴儿会传染的。”身为皇子,皇阿玛教给他们的学识让他对胤玄的说法嗤之以鼻。

    胤玄耸耸肩。“那可不一定,我可要防得仔仔细细。几年前我已经死里逃生过一回了,我可不要过几天醒来发现自己痴呆了,您要见她,行,我先到外头等着吧。”

    “等等!”胤玄的排斥让他有些不确定。天下之大,难保他的所知所闻不会出意外,他是要当皇上的命,怎能让一个白痴儿来打断他的梦?“算了,一个白痴有什么好见的!不见了不见了!博尔济,去将你府里所有的丫环给带出来…”迟疑了下,心里仍残存怀疑。“你起来。”

    博尔济在暗松口气之余,费尽力气站起来。

    “奴才遵命。”

    “那还不快去!”他故意用力在博尔济胸前推了一掌。

    那一掌正中他的伤,痛得他差点失了神智,他险些站不稳,胤玄上前也当着八贝勒的面故意打了他胸口一掌,那一掌看似用力,却仅用指头将他往后一推,让他倒坐在椅中。

    “不像话!”

    正要编个辞让俞拈喜的丫头去召集,忽闻外头八贝勒的随从叫道:“贝勒爷儿,找到了!刺客藏在柴房之中!”

    博尔济马上震回所有的神智,转向如儿。

    如儿一脸茫然。

    胤稷阴邪地笑了一下。“这下本王倒要见见他怎生的逃法?”

    “八阿哥,这一回必要擒住他!”胤玄马上奔出门外。

    八贝勒胤稷点头,一时忘了博尔济,跟着追出去。

    博尔济呆了一下,喃道:“哪儿来的刺客?”忆起拈心,转向如儿问道:“小姐与夫人呢?”“她们待在房里,等老爷摆脱来客。”

    天…天啊!

    这条路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为什么要逃?为什么要…要顶下这样的差事呢?

    他的命…好苦好苦啊!

    眼泪一落下,便随风飞溅。

    蒙着口鼻的黑衣人完美的一个跳跃,飞跃过不矮的树丛,继续狂奔。

    “再逃也没有用了,刺客!”

    刺什么客啊!

    他只是一个被许多华丽扇子买下的可怜人而已啊!

    敝只怪他太贪恋那一把把可以让自己变得更俊俏的美扇…啤!现在想想,自己不用扇子也同样的潇洒啊,昨天他不是才摸到一个卖豆腐的小泵娘的小手吗?

    为什么?为什么?

    他好像跑了两辈子一样,双腿累到几乎跑不动了。

    如果命运注定他得跳得跑,才能保住生命的话,为什么上苍不赐给他一双飞毛腿呢?

    他哀号,却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其实自己心知肚明,扇子不是主因,多罗郡王愿让他知道他是如何的死而复生,愿让他记录下来,甚至卖到大街小巷,流传百世,这些也还不是诱惑他来帮忙的主因,而是…他对多罗郡王一眼就很中意,总觉得不帮他,自己会内疚一辈子。

    “那种感觉就像是前辈子曾是兄弟,所以今生在第一眼里就不由自主地喜欢他…”随即斥责自己这个念头,他可是受住传教士的熏陶呢,虽然老是打瞌睡,好歹也算是上帝的半个子民。

    背后忽然有东西狠狠地击中他,让他一阵疼痛,但无暇顾及了,他望着已经超越**的极限,努力地往前跑。

    “好个厉害人物,他能往哪儿跑呢?前头就是湖,他死定了!”胤玄的声音传来,让他知道自己没有跑错。

    湖泊在望,他不考虑,直接闭气跃进湖中。

    追逐的脚步停下。胤稷望着湖,冷笑:“本王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还不下去逮人!”

    “等等!”胤玄阻止武士跳湖。“何必麻烦?湖就这么点大,皆在咱们的视线之范围内。只要他浮出水面,便在掌握中。”

    “这倒是。哼,除非他是鱼…不,他是鱼也不成了,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是蛟龙在湖中也难以活存了。”

    他们耐心地等了一会,见到湖面某点渐渐泛红,先是黑色的衣角,随即整个人浮上水面上。

    “还不快捞!”

    黑衣人捞起来了,却是尸体。他的背是暗器所伤,正中央的是胤玄的匕首。

    “死了?”八贝勒抿嘴想了下。“把头砍下来,送到博尔济那里,给我试试他,若真不是,也要他给本王查出来这尸体的身家!”

    胤玄抓住机会说道:“那就交给我吧。”

    八贝勒打量他一下,点头。“也好。”向武士们说道:“敢伤本王就要付出代价,把这无头的尸体切成二十八块,丢给野狗吃了!”

    胤玄始终面不改色,一直等到人都离去之后,再以靴尖勾起草丛之间的一条线,线的尾端没入湖中。

    未久,一名黑衣人从湖里悄悄冒起,露出一颗头,大口喘气,不忘问道:“安全了?”

    “安全了,你出来吧。”

    黑衣人手脚并用地爬出来,背上还嵌住不同的暗器,一上陆地,见到一颗头颅滚在胤玄的脚边,他吓了一跳,差点又掉进湖里。

    “都死了还砍下头?”好狠的人。

    “宫廷之中唯一养不出来的就是善良的人。”胤玄淡淡说道。

    黑衣人拉下面中,正是杨承文。

    “你…也不是个好人吗?”

    “我像吗?”胤玄轻笑一声,放下一半的心,却又害怕长久待在京师之中,迟早会出乱子。“一个人在京师,要永远避开,不太可能。”

    杨承文不明就里,直觉答道:“那就离开京师啊!”

    他一怔。“离开京师?”离开皇上、离开阿玛额娘,离开…他所有的权势?

    “反正大清国土这么大,哪里不能安身?再不然,去邻近的暹罗国也行啊,那里的美女听说又黑又有味儿…”

    “是啊,我不是舍不掉这些。”他喃喃道。只是要怎么脱离京师?在宫中,每一场贝心斗角都让他费尽心神,却不是他想要的。

    他心中想要的只有一个。

    “喂,你要走,可别忘了我啦!”杨承文脱下黑衣,拿下挡在背后的大铁片。铁背上嵌住暗器跟匕首。“喏,匕首还你。现在我才觉得不对劲,万一打在我的头上,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没法救我了。你也真够狠,竟然拿我命去赌。”

    胤玄没有应声。事实上,他确实在赌,是有点内疚,但起码保住拈心的安全。

    “我会补偿你。”

    “那最好。”杨承文咧嘴笑道:“不过话说回来,方才我潜在水底,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好生的畅快…当然在湖里差点闷死,但总觉得好像终于安全无恙地跑到终点。”他的眼角瞄到那颗头,拍住胸膛道:“幸好我没有他的下场。”无头人多惨啊。

    “那只是具尸体。”从金大夫那里偷来的最新鲜的尸体。

    “胤…胤玄?”门后偷偷探出张脸,小声叫道。

    他抬眼见她,目光放柔。

    “我差点以为你在躲我了。”

    “姐夫说我暂且不要与你见面,才能保住大家的性命。”

    他走向她,有点不悦道:“好个博尔济,还不死心,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藉口诓你。”方才与胤稷的智斗还不觉怎样,直到见了她,才觉疲累万分。

    他轻轻将她的身子搂进怀里。

    “姐夫也不算骗我。我跟姐姐原以为你们去追刺客,现在你一人折了回来…”她咽了咽口水,小声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目不转睛地子她白皙的小脸,没打算告诉她他拎了一颗头去见博尔济,只问道:“你确定博尔济当真不是刺客吗?”

    心虚马上浮现她脸上。“当…当然不是。”

    “哎,幸亏没让你见八贝勒,不然博尔济的命真要让你给害死了。”

    她微微脸红,不知该不该问他此话何意,是不是发现了姐夫的秘密。

    红晕让她的脸色好多了。

    “你照顾了你姐夫一整夜?”

    “嗯,跟姐姐在一块照顾。”

    “哦?”胤玄赞许笑道:“是你找你姐姐一块的吗?这才对,虽是姐夫与小姨子的关系,但毕竟男女之别,大半夜的,不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损你名节。”注意到她瞪着他,他的笑颜改得好赖皮。“我不一样!我是例外啊!”

    “例外?”

    “我可以这样…”趁她不备,在她颊上亲一下。“你姐夫可不行,我又可以这样…”他又作势欲亲她的额间,她马上伸手来挡,他改向她失明的左眼轻轻吻住。

    “大…大庭广众的…”她结结巴巴,想要东张西望,却让他固定住脸。

    “哟,我的拈心也懂得害躁了!”他子她的左眼良久,轻轻遮住她的左眼。“我一直不知道失去左眼视力的滋味。告诉我,拈心,你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